暖阳之家资讯网 > 汽车专题 >

产销链遭遇集体冷遇,零部件巨头迎来新一轮裁

分类:汽车专题 热度:

这些曾经强大而有利可图的玩家以前一直在相互竞争,他们的刺刀更锋利,他们的战士更可怕。如今,人们面临着现金流和业务转型的压力。长期以来,关注的范围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最关心的是口袋的深度,护盾的厚度,以及谁能在保证底板的基础上活得更久。

这些曾经强大而有利可图的玩家以前一直在相互竞争,他们的刺刀更锋利,他们的战士更可怕。如今,人们面临着现金流和业务转型的压力。长期以来,关注的范围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最关心的是口袋的深度,护盾的厚度,以及谁能在保证底板的基础上活得更久。

过去的2019年对于零部件巨头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随着全球汽车行业的集体降温,作为第一梯队的“巨无霸”终于结束了一路高歌的伯利时代。

曾主导全球零部件清单的Mainland China、博世和ZF也在去年下半年削减了开支和工作岗位。收入预警的消息甚至更加普遍。在迫在眉睫的危机中,每个人都降低了他们的中短期业绩预期,试图在行业剧烈变化的前夜进行艰难的转型。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新皇冠肺炎席卷全球,这种焦虑再次被置于放大镜下。就在不久前,大陆集团还承受不了疫情的冲击。据德国媒体报道,该集团即将推出一项数十亿欧元的成本节约计划,未来可能会进一步裁员,以应对病毒大流行导致的市场需求下降。

几乎与此同时,ZF还宣布,由于疫情导致的需求下降,该公司计划到2025年裁员1.5万人,约占其现有员工总数的10%。

这些曾经强大而有利可图的玩家以前一直在相互竞争,他们的刺刀更锋利,他们的战士更可怕。如今,人们面临着现金流和业务转型的压力。长期以来,关注的范围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最关心的是口袋的深度,护盾的厚度,以及谁能在保证底板的基础上活得更久。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疫情压顶,巨鳄也焦虑

大陆集团(continental group)首席执行官艾尔玛德根哈特(Elmar Degenhart)在最近的一次内部视频会议上告诉员工,该公司计划推出一项数亿欧元的成本节约计划,并不排除进一步裁员的可能性。老板说这样的决定很痛苦,但是管理层别无选择。目前,公司无法为某些职位提供任何工作保障。

尽管这家内地集团的发言人拒绝对该报告置评,但早在今年3月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一些高管就披露了考虑中期市场发展和进一步削减成本的计划。

总体环境不容乐观。

随着新流行的肺炎病毒传播到欧洲,德国作为汽车工业的传统强国,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急剧放缓。4月份,汽车销量甚至暴跌了78%。一方面,这与政府收紧经济措施无关,而终端商店的关闭和对邻国的持续封锁也给销售带来了沉重打击。

安吉拉默克尔政府在德国推出了13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但相关政策忽视了汽车公司对政府激励和特殊待遇的呼吁。

据外国媒体报道,这家大陆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对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不满意。他甚至直接说,一系列政策不会刺激汽车工业的发展。“我们已经放弃了对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预期,也不能指望政客们会提供任何复苏帮助。”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就在最近,ZF发布了一份关于战略收缩的备忘录。由于这种流行病对新车生产和销售的影响,ZF计划到2025年裁员1.5万人,约占其现有劳动力的10%。

在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ZF宣布这一轮裁员将覆盖1.2万至1.5万名员工,其中一半将在德国。根据该公司最新的年度财务报告,截至2019年底,全球共有148,000名员工,这意味着近10%的员工将受到裁员的影响。

"由于客户需求的冻结,我们在2020年将会有严重的财务损失."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沃尔夫-亨宁舍德(Wolf-Henning Scheider)在一份电子邮件备忘录中写道,这些损失迫使他们在财务上独立,并着手处理潜在的现金流问题。这场危机将持续更长时间。即使是在2022年,预计ZF也很难达到既定的销售目标。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是,这些过去从不缺钱的大公司,现在由于资金问题,决定缩减业务规模,并在一些非核心业务上按下“暂停键”。

今年5月初,博世首席执行官沃克马邓纳在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种流行病已导致汽车行业对许多问题的长期假设提出质疑,如自动驾驶和全球化,而这种流行病的全面影响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全理解。

由于疫情的持续影响,大陆集团原计划在2020年投资的新信息技术项目、扩大工厂产能的计划以及一些自动驾驶技术投资都被搁置。

目前,该公司无法确定重启这些关键业务的具体时间,但首席财务官沃尔夫冈谢弗(Wolfgang Schaefer)对汽车驾驶业务的暂时中止表示乐观。如果对L4和L5自动驾驶的投资被推迟6个月,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失去市场,因为这个新兴领域的黄金市场要到10年后才会出现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黯淡的第一季度业绩

由于疫情的影响,部分企业的财务报告数据非常黯淡。

过去一季度,内地集团的销售额为98.4亿欧元,虽然高于此前的内部预期,但仍低于去年同期的110亿欧元。此外,该集团本季度的息税前收益降至4.3亿欧元,较2019年同期的8.2亿欧元下降了47%。

中国内地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当前环境仍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如生产中断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仍难以预测,对供应链和市场需求的负面影响超出了该公司的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包括美国在内的核心市场受到疫情封锁禁令的打击,中国内地预计第二季度的表现将更糟。在第一季度投资减少26%后,他们将继续寻求20%的投资收缩。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截至今年4月,博世已因疫情被迫关闭全球约100家工厂。博世的一名发言人透露,即使所有工厂恢复正常运营,每天生产3亿个零部件,冠状病毒危机也会对其他领域产生深远影响。

第一季度,博世的销售额同比下降7.3%,最严重的三月份同比下降17%。受疫情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该公司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产量将下降至少20%。

法国汽车零部件巨头佛吉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下降13.5%,至43.3亿欧元。

今年3月,该公司放弃了此前的财务目标,申请了高达8亿欧元的贷款。根据佛吉亚的预测,由于疫情的持续影响,欧洲和北美的市场形势将在第二季度更加严峻。这种被动的局面只会在下半年得到改善。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法国零部件巨头法雷奥也在4月份表示,面对新政府肺炎引发的产销危机,该公司已采取大幅削减成本等措施。过去一季度,他们的收入从2019年的48.4亿欧元降至44.5亿欧元,同比下降8%。

该供应商表示,鉴于今年第二季度和下半年与疫情相关的不确定性增加,他们暂停发布任何2020年业绩预期。截至4月,新皇冠肺炎危机已导致法洛主要市场的生产线和展厅关闭,其中亚洲(包括中国市场)、中东和太平洋地区的销售额降幅最大。

尽管法瑞欧发言人在宣布季度业绩时表示,该公司仍有23亿欧元未使用的信贷额度,并有足够的提前流动性来抵御这场流行病危机。但在4月初,法比奥获得了10亿欧元的额外信贷额度,包括首席执行官在内的许多高管也接受了该公司安排的减薪计划。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左手举债,右手收购

从财务报告数据来看,博格华纳第一季度的业绩也不令人满意,净销售额为22.8亿美元,同比下降11%,净利润为1.29亿美元,同比下降19%。

由于新的皇冠肺炎造成的供应链问题,博尔瓜纳还临时削减了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和董事会成员约20%的工资,并临时削减了10%的受薪员工的基本工资。为了改善公司的现金流,今年3月,公司将其循环信贷额度调整至15亿美元。到4月底,博尔瓜纳又获得了7.5亿美元的延期贷款。

尽管如此,博尔瓜纳表示,在解决了与德尔福科技的纠纷后,他们有望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对后者的收购。

收购德尔福将成为近10年来博格华纳最大的交易,旨在加强德尔福在电力电子领域的专业知识,优化博格华纳在清洁技术领域的投资组合。业内普遍认为,收购德尔福巩固了博华纳作为电气化解决方案完整供应商的未来领先地位。

左手借贷和右手收购只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据《汽车公社》不完全统计,为了抢占电气化、自动驾驶等新领域的先机,零部件巨头今年以来从未停止并购和资本运营的步伐。

尽管存在性能瓶颈和现金流问题,ZF仍在5月底以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商用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华宝。业内人士认为,尽管两家公司早在2019年3月就达成了协议,但面对猖獗的新皇冠疫情和黯淡的财务数据,ZF的收购仍存在一定风险。

今年2月,法国供应商佛吉亚宣布,它已经完成了对SAS的收购,并以2.25亿欧元的价格从这家中国内地集团回购了剩余的50%股份。

4月中旬,米其林宣布已与瑞典初创企业Enviro签署长期意向书,收购该公司20%的股份,总额约为300万欧元,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米其林此举旨在规划轮胎回收行业,并为可持续产品组合奠定技术和研究基础。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获取和整合只是自我革命的一部分。

随着行业转折点的到来,零部件巨头也开始“裁员”,为了集中资金,卖掉或剥离那些在中长期战略规划中不重要的部门。这也催生了威宁尔(奥托立夫的前电子部门)、德尔福科技(德尔福的前动力部门)和安藤拓(约翰逊控制的前座椅部门)等新兴公司。

当然,在行业整体下行的趋势环境下,类似的撤资行动往往并不容易和顺利。例如,这家中国内地集团一直在准备剥离其动力部门,并希望在今年上半年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但考虑到利润大幅下降,他们不得不将相关上市计划推迟至2020年。

出人意料的是,新的“皇冠肺炎”重创了整个产业链,公司董事会不得不做出最糟糕的决定:在市场和资本环境改善之前,今年暂时不实施拆分计划,然后再单独考虑。

疫情,博格华纳,零部件企业裁员潮,采埃孚裁员,博世裁员

在传统的石油时代,获得巨额利润的零部件巨头就像高速行驶的公共汽车,在平稳的轨道上享受着令人羡慕的行业红利。

然而,在增长引擎被压制的时候,这些高速公共汽车不得不在“新四个现代化”的转折点上调整它们的轨道来逆转方向,甚至出售它们的资产和轻装出行以应对转型带来的技术和资本危机。

新的冠状肺炎的出现在转捩点再次使公共汽车陷入困境,它们不能继续保持原来的高度。

上一篇:奥迪战略强化中国业务和汽车相关业务——广元 下一篇:中国车主不买三菱的改变业务重点——广元广讯
猜你喜欢
精彩图文
产销链遭遇集体冷遇,零部件巨头迎来新一轮裁